中央人民政府 陝西省人民政府 渭南市人民政府
當前位置: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看蒲城 正文
窄屏浏覽

旱腰帶盛開“幸福花”

——記蒲城縣闫家村黨支部書記王春顔

发布时间:2019-12-18 11:28    來源:當代陝西    點擊次數:   

 

蒲城縣闫家村地處渭北旱腰帶,是典型的貧困村,全村有13個村民小組,603戶2586人。近幾年,闫家村在黨支部書記王春顔帶領下,大力發展金銀花産業,短短幾年時間就擺脫了貧困,村民人均純收入由2014年的不足4000元增長到2018年的16500元,村容村貌和村風民風也得到了極大改善,真正實現了“選好一個人,帶富一個村”。

拖著病身子,一輛舊“昌河”,輾轉數千裏,“鬼門關”裏好幾回,只爲“摘取”金銀花。

“小念想”變成“大情懷”

王春顔所在的闫家村一帶,自然條件比較差,這裏幹旱少雨、土地貧瘠,當地人主要以種小麥、玉米等爲生,基本是靠天吃飯,前些年村裏的年輕人大多外出打工。1986年,17歲的王春顔也外出創業,辦沙發廠、賣水泥、攬工程、開建築公司,經過多年打拼,成爲西安建築行業裏小有名氣的一名“大老板”。

2010年,正當44歲的他事業幹得紅火的時候,人卻病倒了,被確診爲肝硬化腹水,繼發肺部真菌感染,去了幾家大醫院,都被醫生判了“死刑”。2011年,他變賣了公司股份,兜裏揣著幾百萬,回到了老家闫家村。在“等死”的日子裏,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,“命都沒了,掙這麽多錢有啥用”,讓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多年來一直陪著他走南闖北、吃苦受累的妻子,他想在臨死前花上些錢,爲她留點念想。

他聽兒子說種中藥材很掙錢,便上網搜尋“中藥材種植”,首先跳出來的便是金銀花,他發現這種作物耐旱、耐澇、耐凍,好伺候、收益好,便對妻子說:“給你種上幾畝金銀花吧,以後你的生活也有個收入保障。

妻子含淚答應了他的請求,他便立即動員村上的老同學,把一輛舊昌河面包車的後座改裝成他的簡易床,三個人一起直奔山東,踏上了尋訪金銀花之路。在山東平邑、臨沂等地,他們到田間地頭,詢問金銀花的種植、生長和收入情況,當地的一個種植戶告訴他們,種金銀花一畝地基本上能收入一萬五六,就是懶人懶種,一畝地也能收入七八千。他們在交易市場了解金銀花的價格和銷售情況,發現收花的比賣花的還多,銷路不用愁。

在去湖南隆回的路上,王春顔病情突然加重,咳血不止,時而清醒、時而昏迷,連他自己都覺得怕是挺不過這一關了,妻子哭著非勸他回家,他說:“回去也是死,不如往前走。死在半路上,就地火化,把我的‘盒盒’帶回家埋了就行。”就這樣拖著病身子,輾轉山東、湖南、河北、河南四省,奔波數千公裏,最終他下定決心,要把“金銀花”帶回闫家村。

2012年初,他花15000元買了5000株金銀花苗子,自己先種10畝,陪他一起去的老同學種了10畝,他的本家叔種2畝,共22畝。結果3月種下,5月就開了花、賣了錢,短短45天,一畝地就收入900多元,王春顔很興奮:“這比種莊稼強多了。

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,種植金銀花不到半年,他全身的浮腫居然消退了,去醫院複查,肝硬化竟然好了。他把自己種的金銀花拿去藥檢,結果顯示,主要有效藥理成分綠原酸的含量是國家標准的四倍、山東的兩倍多,說明本地非常適合種金銀花,屬金銀花的優生區。

雖在外闖蕩多年,但王春顔的家鄉情懷絲毫沒有減退。想到村裏的鄉親們祖祖輩輩守著這片貧瘠的土地、過著恓惶的日子時,他萌發了一個更大的想法:金銀花有這麽好的收益,不如拿手裏這點錢幫全村發展這個産業,讓鄉親們都種上,都過上好日子,自己這輩子也沒白活,也算是留下個“大念想”。

2012年下半年,王春顔被群衆推選爲村主任。

走爛鞋底子,磨破嘴皮子,吃苦挨罵受委屈,堅守初心終不悔。

只爲花香飄萬家

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。動員全村人跟他一起種金銀花,困難和阻力遠遠超出王春顔的想象。跟他交談中,他數度哽咽:“農村的事太難幹了,你只要想給村裏辦點事,一些人就會認爲村幹部又想借此撈點啥好處,爲了發展這個産業,我把人的臉都看紮了、話都回紮了。

反複做工作,根本沒人聽,怎麽辦?他便動員村裏的黨員骨幹和自己一起先種,給群衆做個示範。

2013年,王春顔和當時的村支書、幾個村支委、幾名黨員骨幹先種了66畝,當年每畝就掙了2000元,這更堅定了王春顔在村裏發展這個産業的決心。

他開始挨家挨戶做工作,一次一次地跑,一遍一遍地說,冷板凳沒少坐,風涼話沒少聽。村民說家裏沒勞力沒人管,王春顔說“我幫你種幫你管”;村民擔心不懂技術、種不好,王春顔說“我手把手教你”;村民說沒錢買苗子,王春顔說“苗子免費送”;村民嫌給的苗子小,王春顔把自己地裏的大苗子雇人挖出來給他栽上;村民擔心種上以後收益不好,王春顔說“我出錢,每種一畝補150元,連補三年”。

省市縣相關部門他一趟一趟地跑,爲連片種植的農戶爭取了新一輪退耕還林政策,一畝地補貼300元,爲散戶種植的每畝地爭取了500元的産業扶貧專項補貼。

功夫不負有心人,到2014年底,闫家村金銀花的種植面積達到了300多畝。爲了擴大面積、提升效益,帶領更多的貧困戶脫貧,王春顔牽頭成立了裕康金銀花合作社,還辦起了金銀花茶廠,一年收入能達到200多萬元。

2015年,王春顔當選闫家村黨支部書記,他的金銀花夢依舊在執著地延續著。他帶領村“兩委”班子成員和黨員骨幹,繼續擴大種植面積,通過土地流轉建起了260畝標准化種植基地和100畝苗木培育基地,成立了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,把自己的茶廠也低價盤給了村集體,單茶廠一項,能爲村集體每年帶來20多萬元的收入。

付出總會有回報。

2016年,全村除17戶兜底戶,其他65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全部脫貧,闫家村整村脫貧退出。

到2018年底,闫家村金銀花種植面積已經發展到3700畝,畝均收入2000元左右,水澆地可達到5000元,全村金銀花和苗木的銷售收入突破1000萬元,村集體收入也達到160多萬元,金銀花變成了村民兜裏的“金疙瘩、銀疙瘩”,成爲名副其實的“致富花”“幸福花”。目前,闫家村所在的堯山鎮産業聯合黨委涉及的7個村連片種植面積達到1萬畝,渭北旱腰帶上,東起合陽、澄城,西到蒲城、耀州、富平,金銀花的種植面積已達到近6萬畝。由于金銀花四季常綠,每年五六月花開時節,這裏滿眼疊翠、花香蝶舞、遊人如織。

動腦子、想點子、找門子,勞累六七年,奔波十萬裏。

闖出升級轉型新路子

産業規模擴大了,效益也上來了,村民們的腰包也漸漸鼓起來了,但王春顔的金銀花産業夢並沒有停止,他的目光更高、更長遠。

爲了提升金銀花的産量、質量、銷量和效益,他帶領全村人在“種”上下功夫——他跑山東、跑河南、跑河北,經過反複對比,引進了最適宜在闫家村種植的品種,一年能開5茬花,使金銀花的産量大幅提高,同時還引進了新品種“百花一號”,一年1茬,花期長、産量高、用工少、效益好。在“管”上想辦法,他給村上打了6眼深水井,改善了水肥條件,讓金銀花喝上了礦泉水,摸索出開花前噴灑農藥的辦法,既有效防治了病蟲害,又確保了産品無汙染。在“銷”上鉚足勁,他聯系多家制藥廠、王老吉和加多寶的指定供應商,簽訂供貨協議。他跑陝南、跑陝北、跑甘肅,宣傳推廣金銀花種植,結果是村裏的金銀花苗木一直供不應求。在“效”上做文章,爲了延長産業鏈、推進標准化種植,他跑項目、跑資金,組建了村集體合作社、建起了標准化種植基地和苗木培育基地。

爲了提升産品附加值,他跑院校、跑企業,研制出4個品種的系列金銀花茶,開發了金銀花礦泉水,准備打入市場。他還聯系山東的一家制藥企業准備來村裏投資建廠,對修剪剩余的廢枝葉進行烘幹提純,種植戶每畝能多收入500元。

縣上幹部告訴我們,這些年,爲了發展金銀花産業,王春顔跑的路“少說也有十萬八千裏”。這兩年,在促升級的同時,他又開始謀轉型,把目光瞄向了金銀花産業與鄉村旅遊有機結合、促進三産融合發展上。

2018年,王春顔因過度勞累、咳血不止,再次住進了醫院,村民們得知消息後,心裏非常難過,許多人擔心得流眼淚:“我們的日子過好了,王書記卻累倒了。

挨了家人多少埋怨,他記不清;給村裏貼了多少錢,他也算不清。

“只要全村都能過上好日子,

我就知足了”

王春顔常說:“想當個好幹部,就不要怕吃虧、落埋怨,怕這怕那,就不要當村幹部。

對王春顔來說,他的“家”就是闫家村,他的“業”就是這片盛開金銀花的土地。

村支委闫秋文告訴我們,爲了村上的事情,王書記可以說是廢寢忘食、舍小家顧大家。餓了,隨便哪個村民家的竈房裏抓一個冷馍;累了,車往路邊一停,後座上“倒”一會兒。父親兩周年忌日,他忙到晚上才回家,都沒顧上給老父親燒張紙錢,氣得老母親差點扇他兩巴掌。妻子讓給家裏買袋面粉,他忙得顧不上回家,面粉在後備廂放了一周,氣得妻子好一陣子不理他。

村上老會計給我們算了幾筆賬。第一筆,王春顔給種植金銀花的農戶每畝補助150元,連補三年,每年3萬多,三年將近10萬元。第二筆,建基地需流轉土地260畝,每畝300元,總共近8萬元,全部由王春顔墊資。第三筆,修建園區道路,占用村民土地,賠償款35萬元,由王春顔墊付。第四筆,2016年至2018年三年時間,王春顔墊付55萬元,用于村容村貌改善和維護。第五筆,爲了發展村集體經濟,王春顔把自己的茶廠轉讓給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,評估價80萬元,他只要50萬元,而實際上到現在,他一分錢也沒拿到。王春顔說,如果村集體還不起,他也不准備要了。這是實打實的幾筆賬,其他的賬就不用算了,也沒法算,真的細算起來,王春顔貼給村上的錢,少說也有200多萬。

王春顔對村裏的付出,村民們看在眼裏、記在心上。2017年,當村裏的茶廠第一次分紅時,大家夥兒自發組織起來,敲鑼打鼓,爲他披紅戴花。

現在的闫家村,人富裕了、村子美了、路變寬了、路燈亮了,人們的幸福指數也提高了,就連老頭老太太也忙著在地裏摘金銀花、掙點零花錢。吵架的少了、婆媳關系好了、家庭也和睦了,村風民風也有了極大改善,闫家村也由原來打得鄉鎮幹部十幾年都不願來的“爛杆村”,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富裕村、先進村。

評論

做不忘初心的農村帶頭人

村子富不富,關鍵看支部;支部強不強,要看“領頭羊”。農村黨支部書記職位雖小,但責任重大,只有選准帶頭人、配強班子,農村改革、脫貧攻堅、鄉村振興才有希望。闫家村黨支部書記王春顔帶領群衆發展産業、脫貧致富的事迹,讓人感動、令人敬佩,也給我們帶來深刻的啓示和思考:一名優秀的農村基層組織帶頭人,到底應該具備什麽樣的品質和能力?一是必須信念堅定,做一心爲民的模範。踐行黨的宗旨,恪守爲民情懷,時時刻刻想著群衆,全心全意服務群衆,是共産黨人永遠的精神追求。王春顔經常說一句話:“村支書不能只顧自己,要帶領鄉親們一起致富,才能真正體現人生價值。”正是憑著這股信念和對群衆的深厚感情,他帶領鄉親們艱苦奮鬥,將一個貧困村變成了遠近聞名的明星村。他的事迹告訴我們,不管農村如何變遷,共産黨人一心爲民的初衷不能變,只有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,努力踐行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的宗旨,才能成爲一名對黨忠誠、信念堅定、執著于事業的農村基層組織帶頭人。二是必須本領過硬,做謀事創業的“領頭雁”。好日子是奮鬥出來的,實幹才是最好的帶頭和示範。要有強烈的事業心,努力使自己成爲懂農業、愛農村、愛農民,有能力、有措施、有辦法、善于解決各種實際問題的行家裏手。要有眼光、思路新,始終堅持以創新理念、市場眼光和實幹精神,帶領群衆強産業、提質量、謀轉型。要帶好班子,充分調動普通黨員和廣大群衆的積極性、主動性,真正把組織力、戰鬥力和凝聚力轉化爲推進農村發展的強大動力。三是必須品德高尚,做廉潔奉公的標杆。小成靠智,大成靠德。作爲一名農村黨支部書記,不僅要明“德”,更要以自己的實際行動立好“德”,爲群衆樹好榜樣。村民們普遍反映,王春顔樸實厚道、辦事公道、待人真誠,這些年爲村裏付出的實在是太多太多;他是個熱心腸,群衆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能放在心上、認真去辦;他孝順善良,把雙雙殘疾的嶽父嶽母當自己的親生父母一樣,爲他們養老送終;他廉潔奉公,從不占村裏一分錢的便宜。從他的身上我們看到,要想成爲一名合格的、優秀的基層組織帶頭人,就必須不斷提高自身的黨性觀念和道德修養,在“實”字上用力、在“公”字上用心、在“責”字上擔當、在“廉”字上守身,“甯公而貧,不私而富”,做一名群衆心服口服的“當家人”。四是必須甘于吃苦,做無私奉獻的榜樣。習近平總書記說過:“我們共産黨人講奉獻,就要有一顆爲黨爲人民矢志奮鬥的心,有了這顆心,就會‘痛並快樂著’,再怎麽艱苦也是美的,再怎麽付出也是甜的。”在與王春顔的接觸中,我們明顯能感受到他身上那股子幹事創業的激情和甘于奉獻的精神。這也啓示我們,打贏脫貧攻堅戰、實現鄉村振興,需要一大批像王春顔這樣的基層組織帶頭人、領路人。要結合“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,引導全省黨員幹部,特別是農村黨支部書記,向郭秀明、郭孝義、王春顔等這些身邊典型學習,向沈浩、黃文秀等這些時代楷模學習,牢固樹立立黨爲公、執政爲民的理念,艱苦創業、甘于奉獻、不怕犧牲,以實際行動贏得民之親、民之愛、民之贊。